位置:首页 > 思想理论 >

重温陶行知思想的意义所在

作者:官网 | 发布时间:2018-12-01 19


10月18日是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诞辰125周年纪念日。作为早期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学者,陶行知放弃了知识阶层优越的生活条件,脱下长袍,走进工场和农村,帮助和教育民众。“爱满天下”“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这些名言的字里行间满溢着陶夫子的博大情怀。历史走到今天,我们应当重新认识陶行知先生的生活教育思想。

陶行知的生活教育思想,和他的老师、美国教育家杜威关系密切。杜威在20世纪初发起“进步主义教育运动”,其核心概念是以儿童为中心,按照青少年成长的实际需要来组织教学。杜威以儿童而非学科为中心的思想,正是陶行知先生“生活教育”的源头。

陶行知在杜威著名的三大命题“教育即社会”“学校即生活”“在做中学”基础上,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的思想。他的教育主张,一是反对与生活脱离的传统教育和西方教育,主张生活教育;二是反对教育和文化由少数人独占,主张普及教育、大众教育;三是反对为读书而读书,主张“教学做合一”,即将生活和教育融为一体。

中国传统教育的正面价值不可忽视,但也有不少负面因素,比如死记硬背、僵硬刻板,读书可以做官等。这些都是陶行知所反对的。另一方面,他对西方教育价格高昂,难以普及平民的特点也不赞同,他希望更多的民众可以受到教育的润泽。

尽管陶行知所处的年代是风雨如晦的民国时期,但今天看他的教育思想,依然没有过时。他的“生活即教育”,意味着教育的内容应当随生活的变化而变化,教育体制必须涵盖全社会,教育不仅仅是学校的事情,还包括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这一点和我们所提倡的终身教育、学习型社会不谋而合;同时,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不可忽略,如果把教育简单地理解成只和学校相关,那样培养出来的人势必会有缺陷。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讲,家庭教育更为重要,一个学生在学校、在社会上的表现,往往是家庭教育在这些场所的投射。

在陶行知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以“民主教育”的概念继续实践着生活教育思想。他说,“民主教育是人民的教育,人民办的教育、为人民自己幸福而办的教育。”这样的真知灼见放到今天,仍旧光焰如初。我们的教育是要办“人民满意的教育”,要“把学生放到正中央”,让老百姓有“实际的获得感”,而要做到这些,陶行知先生的教育思想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纵观北京市从2014年启动的基础教育领域综合改革,一方面以优质教育资源的重组和扩大为杠杆,撬动公平和均衡目标的实现;另一方面,以招生和考试评价制度改革为杠杆,撬动减负和素质教育目标的实现。近三年来,北京市所推行的名校办分校、高校参与小学教育等举措,无疑是对原先所存在的应试教育、择校上学等怪现象的痛击,体现了职能部门“办人民满意的教育”的理念和决心。

回头看,陶先生的教育思想脱胎于杜威的教育哲学,却是为了解决中国的实际教育问题而提出,具有鲜明的本土化、民族化和平民化特征,同时,它又具有现代性,对中国的现代教育产生重要影响并且意蕴悠长。

走进21世纪的中国,在重新阅读陶行知的时候,需要把握的是陶先生把“教学做”熔于一炉,既重视知识更重视实践,既推崇素质教育又高于素质教育的思想光芒。


□文/本报评论员 线教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