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思想理论 >

下放教师招聘权 是进步更是考验

作者:官网 | 发布时间:2018-12-24 11


据报道,全国第一部以学校为主体的地方性政府规章——《青岛市中小学校管理办法(草案)》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中小学可自主招聘紧缺专业和高层次人才;招聘老师时可先面试后笔试,对学生品德、学业、身心发展、社会实践和兴趣特长养成等进行综合评价等引人关注。(11月9日《青岛日报》)


上个月,青岛8所学校向社会公布了学校管理权限清单,其中有这样几项权限:副校长、中层干部的选聘权在学校;校长可根据学校特色发展的需要设置课程、选聘教师……《青岛中小学校管理办法(草案)》在学校初步探索实践的基础上,以地方政府性法规的方式出现,进一步明确了青岛市教育改革的决心与魄力。招聘教师学校说了算,是学校自主权的充分体现,亦是现代学校治理体系的重要内涵与要义。

教师是教育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师资队伍无以保障,教育质量就无从谈起。学校需要什么学科和类型的教师,只有学校最有发言权。传统的统招模式虽然比较能保障教师招聘的公平性,但也存在着招聘的教师与学校实际需求不符的情况。因此,将教师的招聘权还给学校,让学校自己做主,能够使教师招聘工作更具针对性。而这种招聘也是教师与学校双向选择的过程,从而可以激发教师的归属感,使教师尽快融入学校。

但是,招聘权的下放并不意味着顶层理性思考与接地气的实践探究的无缝对接。学校如何用好“招聘权”,就是首先要面对的问题。

  教育部在《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 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下放招聘权”,而对于人事权却没有提及,就体现了改革放管结合、稳打稳抓的谨慎性。有人指出,学校有了教师招聘权,很可能成为另一个“教育行政化”,只是这个“行政化”分散到了校长身上,这种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毕竟,缺少制度的监督,权力就会任性。

推进管办评分离的前提是政府职能转变,是政府与教育新型关系的建立。教师招聘权的下放,目的是为教育的自主发展卸下行政干预、越位、错位、缺位的绳索,但并不意味着政府角色的退场。教育部《意见》在明晰政府、学校、社会权力边界时指出,政府要做好学校的“执鞭者”和“指导者”。这是对政府“管”的具体解释和要求。

因此,政府将招聘自主权还给学校之时,同样应当加强对学校教师招聘工作的过程性监管,确保教师招聘过程的公开透明,杜绝违规现象的发生,使好的政策真正落地。


□文/本社评论员 线教平